廟堂與江湖:2019我們為什么如此焦慮?

原創內容,轉載請注明:  [http://www.od-music.com]  謝謝!

2018真是艱難的一年。

經濟下行,再加上中美貿易戰,人們對2019充滿了悲觀的情緒。

區塊鏈領域則更加凄慘,

加密數字貨幣崩盤,區塊鏈發展遇冷……

到處都是哀嚎遍野,

即便有幸躲過了劫難的人們,也陷入了一種無法觸碰、又漫無邊際的焦慮之中。

糟心的2018結束了,但即將到來的2019,

會好起來嗎?

我們去問經濟學家,

經濟學家說:“我不樂觀,也不悲觀,我只是焦慮得睡不著覺?!?/p>

我們去問媒體大V,

大V們目光閃爍,搖頭低語:“不好說,不好說……”

我們去問業界大佬,

大佬講了一個段子:“2019年可能會是過去十年里最差的一年,但卻是未來十年里最好的一年?!?/p>

2019,

何以如此焦慮,何以如此悲觀?

廟堂

2018,

股市下跌,

幣市崩盤。

當萬科高喊著“活下去”時,

一些創業公司正在悄無聲息地死去。

當萬千的大眾拼盡全力背負房貸時,

多少人半生的積蓄頃刻間毀于暴雷的P2P。

如蠻荒之地的區塊鏈,又令多少人在夢碎之后,只剩下緬懷曾經的力氣。

與此同時,我們的國家正在艱難地去杠桿,正在努力出清過剩產能,正在想方設法地進行產業結構調整…..

每一件事都是如此艱難,每一件事都是如此必做不可。

而此時,一場貿易戰如同一把匕首,惡狠狠地插在中國的軟肋上。

我們正色回應:中國不愿打貿易戰,但絕不怕打貿易戰。

但只有我們自己知道,這一刀有多痛。

貿易戰從來不是什么高明的戰術,

無論中國,還是美國,

沒有人能夠從一場大國間的貿易戰中全身而退,

最后往往不是看誰更強,而是看誰更輸得起。

但一切還是發生了,因為焦慮。

美國很焦慮。

國內,撕裂的社會現狀一團糟。

富人越來越富、窮人越來越多,

貧富差距不斷擴大,中產階級不斷破產。

2016年,總統大選。

當希拉里高喊著:“美國已經足夠偉大”時,

飽受全球化之苦,被失業和貧困壓得喘不過氣來的人們發覺,

自己已經被他們支持的政黨拋棄了。

敏銳的特朗普利用了這一心理,

他的方法很簡單,他向這些瀕臨絕望的人群兜售了這個世界上最廉價,也是最誘人的東西:希望。

所以,

當特朗普提出:“讓美國再次偉大!”時,

當特朗普高喊著:“讓制造業重回美國!”時,

當特朗普大叫著:“我們要買美國貨,我們要雇美國人”時,

民調統計與數據分析都失靈了,

沉默的大多數用他們手中的選票把特朗普送入了白宮。

面對一個撕裂的美國,

上臺后的特朗普,該怎么辦呢?

可供特朗普抉擇的選項其實并不多,

打內戰,還是樹立一個外敵?

這個選擇似乎并不難做。

特朗普放眼望去,

誰可以成為美國新一代的敵人呢?

這一點,特朗普在2018年7月,接受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采訪時說得非常直白:

美國在全球范圍內最大的“敵人”是歐盟,

俄羅斯是美國在“某些領域”的敵人,

而中國則是“經濟領域”的敵人。

可是,中國早已不是當年的那個中國。

才十幾年,它變得可怕而不可控。

2017年,中國的制造業總產值24.2萬億(人民幣),

這個數字有多大呢?

它是美國的2.58倍,占了全世界的三分之一。

這是怎樣的一個龐然大物。

當這個龐然大物開始搞一帶一路,開始搞中國制造2025,開始構筑中國夢時,

美國人恍惚間仿佛看到了自己當年的影子,

然后美國人便會不自覺地聯想到英國,

想當年二戰過后,英國金融中心的地位被美國取代之后,英國怎樣了呢?

終逃不過,英雄末路,美人遲暮。

美國怎能不焦慮?

中國也很焦慮。

歷史上,

美國高速發展了60多年,

日本高速發展了40多年,

而中國真正開始飛速發展的時間才十幾年,

為了爭取發展的機會,

中國嘗盡了作為一個大國的所有艱辛。

就是因為是大國,當初多少強國想要肢解掉中國,

就是因為是大國,從復關到入世,一個只需1~3年的談判,卻硬生生地談了15年,

就是因為是大國,中國除非強大到可以自立于世界,否則連跪著做附庸的資格都沒有。

美蘇推動了朝鮮戰爭,中國卻不得不把自己的子弟兵送上戰場,美國用日韓和臺灣這兩把利刃抵在中國的脖頸和小腹上,中國卻還要笑臉相迎地與他們做生意。

當初拼盡所有,才獲得了為全世界打工的機會,接著又臥薪嘗膽地做了全世界的血汗工廠那么多年,無不是為了從大國到強國的蛻變。

但是如今,美國跳出來說:“停!全球化這個劇本爛透了,我要改劇本。

中國該怎么辦?

十幾年的時間,實在太少了,

中等收入陷阱,經濟結構調整……我們還有那多的問題需要去解決,

一帶一路,中國制造2025……我們還有那么多的事情想要去做,

我們不想打貿易戰,可這不由我們說了算,

我們想要繼續發展,這也不完全由我們說了算,

我們無法確定自己會贏,也不相信自己會輸。

但是,就像任正非所言:

除了勝利,我們已無路可走。

前途注定諸多險阻,

中國又怎能不焦慮?

焦慮的又何止中美,

當中美貿易戰鋪天蓋地而來,

哪個國家不焦慮?

哪個國家不忐忑?

只是這廟堂之上的焦慮從不顯在明處,

它記錄在統計局的數字里,

它寫在政治局工作報告里,

它隱藏于央行的調控政策,

它流露于媒體的時政策論。

但最終,它會投射到行行業業的發展中,

在那里,焦慮將會撕下所有的掩飾,

廟堂上的風云際會,也終將演變為江湖中的血雨腥風。

江湖

廟堂管不到的地方,必有江湖。

2018年春節的時候,在支付寶五福的喧囂聲中,還夾雜著一種躁動不安的焦慮,那就是:“三點鐘無眠區塊鏈。

最初,大佬來了,創業者來了,技術信仰者來了,

后來,互聯網公司來了,投資人來了,各路媒體人來了,

再后來,拍電影的來了,當明星的來了,做音樂的來了,寫劇本的來了,

到最后,寫網文的來了,賣域名的來了,甚至賣牛肉的也來了……

然后,隨著徐小平“絕對不能外傳”的對話在網上的流出,在那個春節,無論你身處哪個行業,當“區塊鏈”這三個字跳入你的眼簾的時候,都會刺激一下你的神經:

區塊鏈是什么?

這些人為什么這么狂熱?

我怎么都不知道?

難道我已經落伍了嗎?

狂熱催生出來的并不是欣欣向榮的蓬勃發展,而是一個完全割裂的格局。

一邊是騰訊京東阿里,電信電網銀行,

一邊是土豪大佬騙子,作家賭徒黑客;

一邊是發票、溯源、雄安新區,

一邊是礦機、交易所、公鏈通證;

一邊是給錢、給地、給政策的試驗區,

一邊是監管、炒作和經久不衰的互撕;

一邊是名門大派,

一邊是寒門小輩。

名門之內,

一些和我們的經濟生活緊緊綁定的區塊鏈項目開始呈現出來。

微信支付區塊鏈電子發票落地了,

百度圖騰開始提供確權服務了,

騰訊的供應鏈金融開始為小微企業服務了,

京東金融的Pre-ABS區塊鏈開始放款了,

互聯網法院司法區塊鏈也開始上線,

更不要提各大銀行上線的各類區塊鏈平臺。

2018年的雙十一,螞蟻區塊鏈第一次使用區塊鏈為1.6億商品進行溯源,

而螞蟻金服也利用區塊鏈技術對“互助寶”的資料進行了區塊鏈存證,

就連琯溪蜜柚,也上了家樂福中國的區塊鏈。

但是,看上去什么都不缺的他們依舊在焦慮。

“自己是否走在正確的道路上?”

這個問題拷問著名門之內每一個人的內心。

這些應用,

有多少只是做做樣子應應景?

有多少只會停留在研究階段?

有多少會落地上線?

最后又有哪些會成為真正的服務,平臺,甚至基礎設施?

過去,互聯網行業總是有人在喊:“我們已經進入了行業的無人區”,言語間盡是難掩的傲嬌。

但這一次,他們意識到:

他們腳下所站的,才是真正的無人區。

無人,無風,無光,

焦慮,在失去了所有的參照物之后,開始肆意泛濫。

寒門之中,則是另一番景象。

吳忌寒來了,張首晟走了,

Fomo3D火了,錄音門黑了,

EOS上線了,BCH分叉了,

穩定幣變得不再穩定,交易即挖礦也終于無礦可挖,

賭博游戲一年來層出不窮,

區塊鏈媒體一夜間尸橫遍野。

年中便有人開始喊著:寒冬來了……

可到年底才發現,那時的下跌連深秋都不是。

在這里,大部分的人都在賭,

你甚至很難分清,他們是因為賭而焦慮,還是因為焦慮而去賭。

當泡沫破裂發出清脆的啪啪聲時,

無力支撐的已然跑路,尚存一口氣的也紛紛蟄伏,

當初有多喧囂,今日就有多慘淡,

當脫胎于比特幣的無幣區塊鏈得到廟堂青睞之時,

原生的江湖卻被幣價的下跌拖入了泥沼。

交易所、礦業、公鏈……無不是如此。

比特幣十年,何以如此慘淡?

此番光景總是會讓人不自覺地聯想到2000年互聯網泡沫….

ICO vs. IPO

交易所 vs. 納斯達克

萬物上鏈 vs. 萬物互聯

……

而過往的那些情景更是讓人熟悉得宛如穿越。

當年美國的互聯網公司是如此熱衷于聚會,

大佬相聚,開個會慶祝下,

新品發布,開個會慶祝下,

簽署戰略合作協議,開個會慶祝下,

公司起了一個新名字,開個會慶祝下,

產品有了新logo,開個會慶祝下,

……

而會議的規格也隨著互聯網的火熱而與日俱增。

1993年,還只是常規的聚會,

1994年,擺件、飲品的檔次開始越來越高,

1995年,老鷹樂隊已然開始現身互聯網聚會獻唱,

……

即便到了泡沫破裂的2000年,聚會依舊一番歌舞升平,不識人間煙火的景象。

而每場聚會的預算也已經增長到了5萬美元,甚至25萬美元的盛會也不再罕見。

所有的瘋狂都是資本催生的。

1996年,IPO數量達到了峰值,872起,這個數字有多驚人呢?2016年的IPO數是21起。

1999年,IPO籌集的資金超過了690億美元,比1996年增長了39%。

首個交易日的漲幅創紀錄地達到了733%。

看這張“IPO公司數的示意圖”,中間隆起的就是瘋狂的九十年代,是不是像極了一條吞下了野豬的蛇?

就在互聯網公司們揮金如土的時候,納斯達克的崩盤卻無聲無息地開始了。

2000年3月10日,納斯達克的市值總和為6.71萬億美元;

2000年3月11日,崩盤開始。

2000年3月30日,6.02萬億美元。

2000年4月6日,5.78萬億美元。

創業者們突然發現,公司沒錢了。

這并不是他們第一次缺錢,以前他們很快就可以融到下一筆。

但是這一次他們發現,所有的資金仿佛一下子都消失了。

過去,他們可以幾億幾億地融,但是現在,他們連一毛錢都融不到。

仿佛有一道無形的閘門,轟然落下。

隨后便是急轉直下。

從最高的5048.62不斷下跌,最低跌到了1114.11。

陡峭的曲線,記載了當年的情景。

過山車爬坡時,周圍的風景壯麗無比,

但當它掉頭向下的時候,

一切突然天旋地轉。

是什么戳破了當年的互聯網泡沫?

有人說,是因為原始股套現,

有人說,是因為恐慌帶來的擠兌,

這些都是看得見的原因,還有一個看不見的原因就是:美聯儲加息。

美聯儲加息并不是針對互聯網行業,但它卻給當時的互聯網公司帶來了滅頂之災。

90年代,美國經濟過熱,美聯儲出手調控,利率4%升到6%。

當時互聯網公司的現金流的來源只有兩個:融資和廣告。

流動的錢很快便少了起來,廣告的投放也跟著少了,互聯網公司利潤驟減,

但是,這并沒能引起CEO們足夠的警覺,

畢竟在此之前,錢來得太快了,泡沫的虛幻讓他們從不覺得現金流會是一個問題,

于是,互聯網公司們繼續過著他們揮金如土,大舉并購的日子,

大不了再融資嘛。

但是這一次,資本拋棄了他們。

敏銳的投資機構們知道,這場注定無法持久的繁榮在此刻,走到頭了。

于是,資本撤了,只留下無以為繼的互聯網公司和一地雞毛。

此輪比特幣暴跌的背后,依舊可以看到美聯儲加息的影子,

2018年,美聯儲一共加息4次,比特幣怎樣了呢?

影響是有的,但似乎并沒有什么特別明確的規律。

比特幣價格走勢與美聯儲加息關系圖

為什么呢?

實在是現在數字貨幣的總量太小了,能夠影響它的因素太多了。

沒有大機構入場,沒有足夠多的落地項目,沒有相關政策法規的認可與監管,任何的風吹草動都會給它帶來地動山搖般的影響。

與2000年互聯網行業相比,數字貨幣和區塊鏈還太稚嫩,就算是泡沫,在全球經濟之中,也只是一個小泡泡。

泡沫破裂也不全是壞事,

就像生物的繁衍進化,每一次泡沫破裂后,總會有更加健壯的生命出現。

2000年,

納斯達克崩盤了,互聯網泡沫破滅了,但互聯網活了下來。

一些企業活了下來,如亞馬遜、谷歌……

一些商業模式在日后也證明了它的價值。

1996年,美國有一家叫做Webvan的食品店,它的老板Louis Borders產生了一個大膽的念頭:

顧客只需要在電腦前下單,肉、奶、茶、蛋、蔬菜以及水果等日用商品就可以很快的送到他的面前,這樣他們就再也不需要花很多時間逛超市了。

他這么想了,然后就這么干了。

1999年末,Louis Borders通過IPO融資了3.96億美元。

然后,他花了4000萬美元在舊金山地區建了一個倉庫。

然后,他又為這個倉庫配備了一整套的配送隊伍。

這個倉庫建得怎么樣呢?

據說,這個倉庫的電線就花了50萬美元,里面甚至配備了機器人,即便用現在的標準來看,這個1999年的倉庫系統依舊是很先進的。

1999年5月,Webvan倉庫開始正式運行,

6月,接到第一個訂單。

7月,簽訂10億美元合約,準備復制26個這樣的倉庫。

8月,Webvan首次公開募股,估值一度高達85億。

就是這樣一個獨角獸,

它的倉庫從投入應用起,就沒有達到過盈虧平衡點,從1999年8月到2001年7月,它一共燒掉了12億美元,

最終,Webvan破產了。

但它嘗試去做的商業模式后來被Amazon采用并得以實現。

用現在的眼光看,Webvan根本就是想在20年前做一場規模宏大的生鮮電商領域的O2O。

這是何等的豪情壯志,又是何等的狂妄自大。

Webvan死掉了,但它并不是沒有價值的,它的嘗試成為了后來者的基石,互聯網的生命也在這樣的傳承中得以生生不息。

這樣的例子在中國也有很多。

8848死了,但后來的京東實現了它的商業模式,

龍的天空沒落了,但起點成功了。

飯否被查封了,但微博后來得以大行其道。

2018年的區塊鏈行業,我們也清楚地記得,就是在這殘酷的,充斥著吃與被吃的叢林關系里,

垂死的互聯網公司催生出了通證變革,

經濟崩潰的委內瑞拉發行了石油貨幣,

這些光亮,微小,甚至孱弱,好像隨時都會熄滅,但卻此起彼伏,綿延不絕。

也許,良莠不齊的它們勢必飽受爭議,

也許,先天不足的它們注定一敗涂地,

也許,太過年輕的他們根本沒有足夠的資源熬過寒冬,

這里充滿了嘲笑、憤怒,以及毫無憐憫的淘汰。

但也許這就是江湖,

在沒有監管與法度的蠻荒之地,

叢林法則從來都是這里最大的共識,

競爭則是這里最原始、最澎湃的生命力。

那些微光,

也許是瀕死的回光返照,

但也許就是偉大事物的第一聲啼哭。

而敢于投身其中的眾生,皆是敢于直面真實人生的勇士。

未來,

廟堂之上,大國間的博弈充滿了變數,

江湖之中,寒冬的周期更加無法預測,

我們的2019,究竟是更好,還是更糟?

或許,我們不得不接受一個現實:

2019,焦慮,才是我們每個人的新常態。

分類目錄 國內動態, 國外動態, 行業動態.
掃一掃二維碼或者微信搜索公眾號ssdfans關注(添加朋友->點最下面的公眾號->搜索ssdfans),可以經??吹絊SD技術和產業的文章(SSD Fans只推送干貨)。
ssdfans微信群介紹
技術討論群 覆蓋2000多位中國和世界華人圈SSD以及存儲技術精英
固件、軟件、測試群 固件、軟件和測試技術討論
異構計算群 討論人工智能和GPU、FPGA、CPU異構計算
ASIC-FPGA群 芯片和FPGA硬件技術討論群
閃存器件群 NAND、3D XPoint等固態存儲介質技術討論
企業級 企業級SSD、企業級存儲
銷售群 全國SSD供應商都在這里,砍砍價,會比某東便宜20%
工作求職群 存儲行業換工作,發招聘,要關注各大公司招聘信息,趕快來
高管群 各大SSD相關存儲公司高管和創始人、投資人

想加入這些群,請微信掃描下面二維碼,或搜索nanoarchplus,加阿呆為微信好友,介紹你的昵稱-單位-職務,注明群名,拉你進群。SSD業界需要什么幫助,也可以找阿呆聊。